首页 > 艺术 > 正文

龙泉青瓷大师徐建新:匠心匠艺制青瓷

2016年12月06日 16:24:28 来源: 新华网

    新华网杭州12月2日电(叶洁汝)“一部中国陶瓷史,半部在浙江;一部浙江陶瓷史,半部在龙泉”。

    龙泉窑,肇始于两晋,制瓷于唐五代,发展于北宋,兴盛于南宋和元代,明清式微。在一代又一代龙泉青瓷手工艺人的锲而不舍下,这门技艺走向中兴,走向繁华。

    徐建新就是众多青瓷手工艺人中的一员。木匠世家出生的徐建新,1998年邂逅青瓷,便一发不可收拾。他将木工的匠心用到青瓷制作的工艺里,用执着铸就完美,用精准雕琢质量,耕耘出自己的一片天地。

    厚积薄发 匠心烧制青瓷

    13岁那年,徐建新循着父辈们的足迹,承艺木工;5年后,他又投身于宝剑的木鞘创作,一干就是十多年。

    “做宝剑木鞘的那几年,让我在经济上有了一定的积累,可是身体却受到了较大的伤害,所以觉得不是长久之计。”1998年徐建新接触青瓷,源于对手艺相通的理解,便走上同样富有历史的青瓷制作这条道路。

    然而事情却不如他想象的那般容易。“我原先以为,陶瓷就是弄个泥巴放在火里一烧就完事可以卖了。”徐建新说,“真正迈进这个领域之后,才发现每走一步都很困难,通过一窑一窑的实践烧制,在一次又一次的失败里摸索前进。”

    从艺初始的七八年,徐建新每天承受着心理和经济上的双重压力,但他从未想过放弃。凭着之前宝剑木鞘制作练就的一身韧劲,还有身边朋友的支持,以及周围青瓷爱好者的鼓励,徐建新一步步走出了自己的道路。

    《遗迹》,是徐建新极具个人风格的作品,它将青瓷雕琢成宝剑之形,剑气直指苍穹。徐建新说,这件作品是他十多年宝剑木鞘制作经历的独特感悟,讲述着他的过去和现在,也体现了他的青瓷作品融合剑的精、气、神,兼具瓷的温润与剑的坚韧。2010年,这件作品荣获了第二届中国浙江工艺美术精品博览会“天下艺苑杯”金奖。

    除此之外,徐建新的作品《僧语》获第二届“大地奖”陶瓷作品金奖;作品《祥意》还荣获第十二届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作品暨国际艺术精品博览会2011“天工艺苑?百花杯”金奖;作品《流云》荣获2012年第十届全国工艺品博览会“中艺杯”金奖;作品《莲心茶具》荣获2014年中国(杭州)工艺美术精品博览会金奖。另外,作品《将军罐》、《观音瓶》被浙江省博物馆永久收藏;哥窑《纤引刻花钵》被韩国康津郡博物馆收藏。

    “一次次的获奖给了我更多的动力,参赛的同时我也从别人的作品中不断学习,对自己今后作品的创作也更多了一些理解和体会。”徐建新如是说。

    精益求精 传承青瓷匠艺

    看着自己的作品渐有起色,徐建新开始在各地走访学习,追求更大的进步空间。“几乎国内所有的瓷窑都有我的足迹。”对他而言,最难忘的是在清华大学美术学院陶瓷艺术设计系学习的那段岁月。

    在这短暂的学习期间,徐建新白天在课堂听课、在陶瓷教室进行制作,经常找专业的教授探讨陶瓷的配方,为一个釉色的烧成温度与配比反复进行工艺实验;晚上就泡在图书馆,翻阅大量古今的艺术图册,为一个瓷器造型反复揣摩和推敲,同时深受那些艺术作品的启发和感染。

    “有个老师曾对我说过,手艺人必须要对自己在做的事情足够喜欢,然后坚持做。你做得时间越久,将来有一天它就是你的拿手活,没有人能超越你。”徐建新回忆说。在他看来,所谓作品,所谓匠艺,就是不停地、重复地去做,坚持一年、十年、二十年,精益求精,无可替代。

    在徐建新的工作室里共配有5个窑,一个小窑烧作品,一个大窑烧烧产品,其他三个窑专门做试验,也就是烧瓷片。只有通过不断尝试,才能掌握原材料的最佳配比,以及瓷片的颜色及效果。“纵有千千万万的产品,不如一件心仪的作品,”这是徐建新一直以来不变的追求。

    讲起“瓷中天”工作室收学徒的门槛,徐建新强调:“他一定要喜欢,要耐得住寂寞。”刚入门的时候,每天重复的是几个同样的动作,甚是枯燥无味,假如不是真心喜欢,很难沉得下心去练习和掌握。“拉胚、修胚、素烧、上釉……一系列繁琐的工艺,各个环节都可能出现偏差,整个过程更像是自己和自己对话,和瓷器对话。只有耐得住寂寞,才守得住繁华。”

    “龙泉青瓷不仅要传承好,更重要的是发展好,只有秉承传统工艺,又不断融入创新的元素,才能创作出好作品。”徐建新身上流淌着龙泉人探索与创新的精神。砥砺前行十余载,他眼中的自己,依旧是青瓷世界中的一个学徒,以一颗匠心,一身匠艺,在青瓷的世界里稳步前行。(完)

【纠错】 [责任编辑: 陈青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01007007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065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