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 正文

金元浦:数客——大数据时代文化创意经济的先行官

2017年06月18日 11:02:07 来源: 新华网

    四、我国文创产业要借助大数据战略实现升级换代

    中国的文化发展与文化创意产业如何借助大数据挖掘获得战略发展并实现升级换代?

    以互联网为基础的大数据与创意产业有着十分密切的亲缘关系。美国一大批互联网领军企业——谷歌、微软、EMC、SAP等文化科技巨头,以及Facebook、Splunk、Teradata等一些文化创新公司,在多年的互联网技术沉淀和长期文化科技创新的积累中,形成了以硅谷创新精神为代表的时代风格,对全球产生了重大影响,也同时对大数据与文化创意产业及二者的融合产生重大影响。比如,今天的广告商们更愿意为针对性强的网络广告多支付60%~200%的费用。在庞大的数据系统内,广告商们不仅与大公司接触,同时还会关注一些小微企业、创客空间和新创品牌。消费者可以从更好、更实用的广告中获得更广泛的企业信息。大数据为消费者与企业创造了巨大的价值。现在,无论是大型企业还是小型企业,人们都会更多地利用互联网、移动网和大数据运算工具。电商通过线上与线下的渠道与客户进行互动,来为后者提供量身打造的建议与最优的价格。而对消费者来说,在大数据技术的推动下,他们可以获得更加多样化的和有针对性的创意产品和文化服务。

    文化创意产业与互联网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与移动网、手机和全民文化消费有着须臾不可分离的关系。大数据的兴起大大推动了全球乃至中国文化创意产业发展,在电影、电视、广告、会展、演艺、娱乐、旅游、体育、休闲等传统行业发挥着重大作用,特别是在移动网、新媒体、动漫、游戏、视频以及电商等领域。,在新闻出版、广播电视媒体行业,运营者能否准确、详细和及时地了解受众状况和市场变化的趋势,无疑是媒体成败的关键。

    对于文化创意产业来说,重心首先是互联网时代的数字转型。我国文创产业要借助大数据战略为实现两个升级换代——制造业走向高端的升级换代和文创产业自身通过高新科技实现行业的升级换代。大数据将在文化金融、内容产业与文化消费方面将发挥重要作用。

    其一、有步骤、有重点地推动我国公共文化服务与文化产业向数字化转型升级,推动文化与科技走向深度融合。根据世界文化产业发展趋势与我国文化产业实际发展情况,明确我国文化产业文化科技创新的主要方向与现实目标,确定文化产业中科技发展的优先领域与重点攻克的科技课题,优先发展包括影视业制播技术、数字媒介传播技术、现代出版业印刷技术、电子媒介技术、网络技术、软件开发、数字图书馆技术、文化设施技术集成体系、虚拟现实技术、多功能多媒体信息智能终端技术等领域。鼓励自主创新,制定具体措施促进高新技术与文化产业的结合,为文化产业发展做好社会服务工作。加快建立与完善我国文化产业发展的科技创新平台,整合研究攻克我国现代文化产业发展中具有共性的关键技术问题,大力推动自主创新研发,在一定领域形成技术优势,作为我国文化产业的强有力科技支撑,在挖掘我国丰富文化资源基础上,生产创造更多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具有高科技含量的文化产品,形成具有一定规模的我国文化产业集群。

    其二,围绕目前世界文化产业发展的核心技术,形成以文化企业为主体的产学研有机结合的现代文化产业技术创新体系。要支持企业之间开展产学研合作,组建优势互补的企业集团与企业联盟,在关键科技领域联合研发,鼓励形成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科技专利与科研创新成果。将我国文化企业科技创新能力的提高作为促进文化产业发展的切入点,并且通过制定相应政策如财政税收政策等引导与鼓励文化企业对科技创新的资金投入。对于具有较强科技创新能力、竞争潜力与抵御风险能力的中小企业,通过科学技术研发基金和政策支持等多种途径,促进与发挥它们在现代文化产业链中的关键作用,形成中小企业在科研与文化产品研发方面与大型文化企业集团相互补充的文化产业分工格局。并加快重点培养一批具有自主科技创新能力的世界一流水平的文化企业进入国际文化产业市场进行竞争。我国文化创意产业要利用大数据建立运行平稳、安全高效的产业运行新机制,不断提升文化创意生产、文化金融扶持、文化贸易运行、文化资源环境提升,以及产品质量、企业登记监管等领域数据资源的获取和利用能力,丰富经济统计数据来源,实现对创意经济运行更为准确的监测、分析、预测、预警,提高决策的针对性、科学性和时效性,提升宏观调控以及产业发展、信用体系、市场监管等方面管理效能。探索大数据与传统产业协同发展的新业态、新模式,促进传统产业转型升级和新兴产业发展,培育新的经济增长点。

    其三、积极加入“互联网+”的国家行动计划中,实现跨界融合。在公共文化服务,在文化产业内的各个行业,特别是文化创意与设计服务等领域全面落实“互联网+”的细部行动规划,使我国在“十三五”这个发展的重要窗口期,全面迈向文化科技强国行列。要大力推进互联网+科技、互联网+旅游、互联网+艺术、互联网+体育、互联网+城市文化、互联网+设计+制造业、互联网+广告+品牌构建、互联网+电影电视、互联网+相关行业……之间的跨界融合,展开边界作业,拆除行业壁垒、部门壁垒、地域壁垒、所有制壁垒,开创互联网+文化发展的新格局。

    其四、加紧培养适应我国公共文化服务与文化产业发展需求的文化科技人才。文化产业在根本上以高水准文化与科学技术特别是大数据创新为基础,因此对人才从知识结构到科研素质、创造能力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但是,当下我国适应文化产业发展需要的科技人才与文化复合型人才还很短缺,因此要大力培养具有世界水平的文化产业人才队伍。一方面,从国家层面上要建立适应文化产业发展的人才培养机制,提升文化科技创新人才培养的针对性,前瞻性,整合高级知识人才、科研人才、文化人才以及社会力量等相关人力资源,构建协同创新的人才团队或团体。面向我国文化产业发展的重点领域,大力培养适应数字技术环境的文化人才、文创产业经营管理人才、媒体业制播人才以及数字技术软件开发(极客)人才和大数据背景下数据分析师(数客)等。另一方面,还要加强培养实用性人才、科技应用人才,重视专业院校和职业教育等相关人才的培养力度,要抓住全球科技、经济和市场的搭中国便车的机遇期,积极完善、升级国际文化科技人才引进政策,更加广泛地延纳、聘请全球科技文化人才,加强与国外公共文化服务机构、文化产业、文化企业在各环节的国际合作,在学习借鉴中培养和提升适合我国文化产业发展的文化科技人才群。

    总之,我国文化创意产业要构建以人为本、惠及全民的文化服务新体系。培育高端智能、新兴繁荣的文创产业发展新生态。开启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创新驱动的新格局。要全面推广大数据应用,利用大数据洞察民生需求,优化资源配置,丰富服务内容,拓展服务渠道,扩大服务范围,提高服务质量,提升城市辐射能力,推动公共服务向基层延伸不断满足互联网条件下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个性化、多样化需求。

    参考文献

    维克托·迈尔-舍恩伯格及肯尼斯·库克耶:《大数据时代》,盛杨燕、周涛译,浙江人民出版社,杭州,2013 艾伯特-拉斯洛·巴拉巴西著《爆发——大数据时代预见未来的新思维》马慧译,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2,北京尼古拉斯·克里斯塔基斯、詹姆斯·富勒著《大连接:社会网络是如何形成的以及对人类现实行为的影响》简学译,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3,北京张勇进王璟璇《发达国家大数据政策比较研究》

    [1]维克托·迈尔-舍恩伯格及肯尼斯·库克耶:《大数据时代》,盛杨燕、周涛译,P37-49,浙江人民出版社,杭州,2013

 

以上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

   上一页 1 2 3 4  

【纠错】 [责任编辑: 陈青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01007007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1163774